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

校長──你的名子叫「弱勢」



    九八年三月二十一日的媒體報導,在國際版第三版焦點新聞中斗大的標題:「四位校長涉賣十萬學生個資」,消息一刊出震撼了整個教育界,尤其是彰化縣。
    整個國際版第三版全部都是針對此一新聞而大肆報導,四位彰化縣校長的大頭照刊在最醒目的位置,讓親朋好友與認識的歷屆師生都同感驚訝!
    「那也安耶?」「不可能吧!他們平日的為人並不是這樣的…..」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評論著,沒有一個人會認為這個事件為真,但報導中鉅細靡遺的描述與毫無遮攔的批露,早已未審先判此四位校長的極刑了!
    全 縣國、高中的校長人人自危,不知道什麼時候惡運會降臨自己的頭上。固然清者自清、濁者自濁,但是我所認識的其中某一位校長,自述其被監聽的五通電話中有被 檢調懷疑的部份已當場澄清了,沒有想到竟然在媒體上仍被形容成十惡不赦的「貪污」,真是情何以堪。校長室門外走廊早被關心、相信校長的家長們慰問的花盆塞 爆,這名校長驚懼、感慨的說:我現在才深刻體會到何謂「晴天霹靂」,幾十年來努力經營的清新形象如今毀於一旦,即時再還我清白,傷害卻是永遠也沒有辦法彌 補了..……
    曾 幾何時受人尊敬、德高望重的校長們,如今竟然淪落為社會上的「弱勢團體」,在高處不勝寒的孤寂中,每天要面對著上級單位交辦的各項公文,營造團結和諧的校 園氛圍、溝通各項的活動事宜、關心同仁們的教學環境與班級經營、更要周旋於各個不同訴求的家長與地方仕紳,全校師生的安全更是要隨時掛在心上。這當中只要 稍有疏失,責難便如利箭般的一箭穿心;若問題處理不當更會交相責難將校長批評得體無完膚。
    校長也是人,凡是人都有可能犯錯,如果知法犯法當然要面對法律的制裁。問題是:事件未查明前就將其捕風捉影、赤裸裸的攤在國際版的焦點新聞上,殺人放火判處死刑的罪犯都還將其顏面遮掩以維護其人權,而只因為他們是校長就應該受到此曝光的羞辱?
    校長──你的名子叫「弱勢」。唉!誰叫你們要當校長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