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

壓歲錢



    今年除夕,我又循往例開車載著妻小回故鄉梧棲小鎮,與年老的父親及弟弟一家人圍爐吃團圓飯。
    豐盛的年夜飯結束前,高齡八十六的父親又神祕的進入房間,大家都知道老人家正在包壓歲錢了……同樣的動作、同樣的劇情五十多年來一再重演,只是領壓歲錢的人隨著歲月的更迭有所變化而已。
    從 有印象開始,年節拜拜一直是每個小朋友所期待的,尤其「過新年」──除了有好東西吃又有壓歲錢可以領,它是每個小朋友心中的最愛,日子未到前可說是朝思暮 想,恨不得它能早日到來。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日日番薯籤度日的鄉下小孩子,只有藉著年節拜拜才有可能吃到豐盛的一餐;而除夕夜除了有好吃的又有紅包可拿, 那種幸福的感覺只要一想起來便頓時興奮莫名,久久陶醉在溫馨的氛圍裏。
    讀小學以後的第一個除夕夜,年夜飯結束前父親拿出紅包袋每人一包,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來看,一張嶄新、紅色的十元紙鈔呢!我興奮的盤算:隔天年初一,我可以和好朋友一起去逛街、買好吃的零食吃……一想到這裡,內心真是雀躍不已。
    當夜睡覺前,媽媽私下告訴我:「阿寶,你最懂事了!你知道開學後馬上就要註冊了,而家裡經濟拮据,前不久才剛湊足了錢給你買新衣,家裡實在沒有剩餘的錢給你讀書了……」然後低著頭、小聲的告訴我:「這些壓歲錢不能花,註冊時須拿出來湊數,紅包你就好好保管幾天吧……
    當夜我躲在棉被裡哭了,心裏面好恨為什麼我們家這麼窮?過去每年發的壓歲錢,當時媽媽不都是說:小孩子容易丟掉,暫時替我保管嗎?如今上小學了,媽媽卻說為了要讓我讀書,就必須要忍耐不能花掉,我恨!我恨!我恨…….在含著眼淚、迷迷糊糊中才昏睡過去。
    隔 日明明天亮了,我卻假裝還在睡,受委屈的小小心靈上──我實在不願意醒來面對現實啊!隔壁的玩伴紀錦福、紀錦星已在門口聲聲催促了,此時我才心不甘、情不 願的起床,穿上大了一號的卡其色制服──也就是媽媽過年為我買的新衣出門玩。(又能過新年穿、又可上學以後穿──這是媽媽的智慧;至於尺寸大一號,那是準 備我長高時仍然可以穿的!)
    一路上大家會拿出壓歲錢比比看誰分的多,赤貧的年代、又都是貧寒人家,我們幾個沒有哪一位特別。走到梧棲車站朝元宮旁,這裡路邊到處是攤販,有烤玉米的、有賣氣球的、有賣李仔糖的……真 是琳瑯滿目、目不暇給。我突然眼睛一亮,眼前不正是曾為它流過多次口水的燒肉圓攤位嗎?阿福、阿星兄弟倆提議坐下來吃一碗,我捏著口袋裡的壓歲錢,咬咬嘴 唇矛盾的說:「我不喜歡吃肉圓!」天曉得,這個謊言說得心有多痛啊!看著他們兄弟倆大快朵頤,我只好別過頭去──壓歲錢看得到、摸得到,就是不能買的滋 味,竟然是這麼難堪!
    ……五十多年後的今天,父親又再發壓歲錢了,按照習俗領了長輩的壓歲錢後,才換我們已就業的晚輩呈上較豐厚的紅包。情節依舊,往事卻一幕幕的浮上眼前……年輕的一輩可曾知道:當年媽媽為了不讓我在同學面前顯得寒酸,過年期間紅包袋一直都是放在我身上,只是放在口袋裡卻不能花、有苦說不出的心境有誰能體會呢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