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

放空自己



    有一次與畫壇的大老聚會,前輩畫家對時下頻繁的畫展提出看法:
    勇於展現自己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是要用心、要下苦功夫,不要定名為「抽象畫」就可以天馬行空的亂揮灑,或運用現代科技與媒材就名之為「創新」。
    創作固然要與眾不同,但重點應該著重在內涵,亦即你要表現的重點是甚麼?古今中外在藝壇上能留名千古者,其作品大都有鮮明的個人色彩,同時作者不是飽讀詩書便是閱歷甚豐,其作品往往能代表藝術家的時代背景與人文特色,至於作品的表現技法反而不是那麼的重要。
    時下展出者,有多人未能充實自我的「感知能力」與發揮悲天憫人的人道精神,僅是藉著媒體的吹捧,儼然自己就已是當代大師了,如此的作品是經不起時代的考驗與內行人的認同……………..
    我 贊成前輩畫家的看法,尤其對於他所提到的要將自己「放空」,不要執著於眼前的技法、用色或現況,要能「放空自己」才能容納或吸收更多新時代的新思維,也才 能對身邊的萬事萬物感動、對於生於斯長於斯的鄉土產生孺慕之情。如此情懷下產生的作品才是真正的「當代」、有內涵的藝術佳作。
    「回到當下」一書裡舉了一個例子:
    洞穴裡有一排人,一生下來就被鐵鍊鎖住,他們只能夠面對著牆壁。這一排人的背後有火堆燃燒著,有一群人正表演著所有生命的型態,熊熊的火光將這群表演者的各種型態投射到牆上。
    被鎖著的這排人只能看到洞穴牆上移動的影子,因為這是他們唯一見過的,所以他們將影子視為真理。
    我 們的處境很類似被鎖在洞穴裡的那排人,那一些牆上搖曳的影像就是我們的概念,我們被執著所束縛,誤以為眼前的假象為真。此時我們唯有藉著用功、精進與思 辨,試圖鬆開執著的鎖鏈,方能轉過身來面向火光與那一些表演者及牆上的影子,進而明瞭影子為假象,非真理,它只是牆上的反射影子罷了!
    古代莊子也曾說過一段譬喻:
    如果有一個人划船要過江,有一艘無人的船撞到他的船,即時他的脾氣再怎麼不好,他也不會生氣、不會破口大罵。但是,如果他看到船上有人,便會大聲唾罵,叫他讓開;如果對方沒有聽到,他會再罵一遍,甚至開始詛咒這一個人,這都是因為對方船上有人的緣故。
    如果我們在渡過世間之流時,可以空掉自己的船,那麼就沒有人會跟我們敵對、也沒有人會傷害我們了!
    做人如此、藝術的創作也是如此。你不放空一切,如何再充實新知?你不用功精進,如何擺脫舊觀念與舊思維的束縛?「聞過則喜、見賢思齊」,日日反思、時時精進、思辨。如此的人生、如此的創作,既脫俗又充實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